中国需要有自己独特的城镇化道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家观点
2013-07-30 16:14:46    来源: 威海日报·威海新闻网
厉以宁:中国需要有自己独特的城镇化道路
倪鹏飞:城市化进程还将持续30年
简新华:警惕四种“病态城镇化”现象
李稻葵:走城市群发展道路
辜胜阻:小城市与大都市圈协调共进
郑新立:城市化要形成配套产业体系
金德钧:城市化需要突破政策障碍

    【专家观点】

    中国需要有自己独特的城镇化道路

    厉以宁 著名经济学家

    中国需要有自己独特的城镇化道路,这条道路应该是老城区、工业新区与农村新社区的有机结合。老城区是很多地区的商业和服务业中心,以前也有工厂但迟早要迁入工业新区,工业集中在新区中,方便政府对其服务和管理。

    农村新社区是改造的新农村,不再以村为单位建设,而是以社区形式建设,这里环境优美,公共服务到位,社会保障实现一体化。

    中国农业怎么办?未来中国种田主要是三种人,一种是种田能手,通过土地流转等方式进行规模经营;第二种就是农业合作社;第三种是那些带资本、带技术下乡的城里人,也包括农业企业,他们通过改造低效农田,提高农业生产率。

    城市化进程还将持续30年

    倪鹏飞 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

    中国实现75%城市化发展目标应该在2040年左右,也就是说还需要30年。

    城市化是未来中国经济增长和结构转变的关键引擎。尽管过去城市化带动的投资增长导致部分基础设施和住房过度发展,但未来由于人口大规模增加,基础设施和住房投资仍将以一个较高比例增长。据估计,从2011年到2030年,城镇住宅投资占城镇总投资的比重年均增长18%左右,对于城市基础设施的投资也将有类似的增长。

    警惕四种“病态城镇化”现象

    简新华 武汉大学经济发展研究中心教授

    目前,中国的城镇化从总体上来看是比较健康的。但是,局部的确存在四种值得注意的属于“病态城镇化”的现象。

    其一,“半城镇化”。如果把大部分还没有市民化的进城农民工从城镇人口中减去,实际的城镇化率可能要下降不少。其二,“被城镇化”。这是指农民在城镇没有稳定的就业、被动地成为城镇居民的现象。其三,“贵族化”城镇化。城镇建设和发展偏向先富起来的阶层、强势群体,着眼于满足少数富人的高档需求,不顾广大普通市民的需求和承受能力。其四,“大跃进”城镇化。这是指局部地区城镇化速度过快、过急、过猛,超过工业化和经济发展水平的现象。

    走城市群发展道路

    李稻葵 清华大学教授

    由于中国是一个自然资源非常匮乏的经济体,因此中国的城市化道路一定与欧美的道路不同,中国的道路一定是城市群发展的道路。大城市群将是中国经济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的发展特点。

    在中国,我们已经看到了三个初见端倪的城市群,一个是北京、天津、环渤海城市群;第二是上海、杭州、南京城市群;第三是广州、深圳、香港城市群。三大城市群,每一个城市群人口上亿。三大城市群各有特色:上海的特色是服务和制造业高度融合;广州、深圳是高科技研发;北京是政治文化中心、科技文化中心和人才中心。

    小城市与大都市圈协调共进

    辜胜阻 民建中央副主席

    治理“大城市病”,其实是要解决“人往哪里去”的问题。在城市化进程中,应做到小城市与大都市圈协调共进。对于大都市圈,实行组团式的城市结构,通过大都市的辐射能力,直接把周边的小城镇纳入块状的城市圈内;对于中西部地区,要通过据点式城镇化,在中西部把县城建成具有一定规模效应和集聚效应的中小城市。

    城市化要形成配套产业体系

    郑新立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

    在中国城市化快速推进过程中,“睡城”是最突出的矛盾。大城市就业机会多,生活成本高,中小城市相反。国外解决这个矛盾的办法是:在大城市郊区建一些“睡城”,白天上班,晚上休息。但是,这样的模式带来很多弊端,比如交通拥堵等。

    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在大城市周边的中小城市发展产业,这些产业与大城市有联系,利用大城市的人才优势、信息优势、科技资源发展中小城市,形成一种配套的产业体系。(记者 车亭 王玲 张军涛)

  城市化需要突破政策障碍

  ——中国国际城市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主任金德钧谈人的城市化

  “城市化的根本内涵是让农民变成市民,城市化的关键是人的现代化,当前我们国家存在的突出的问题是,人进城了,但还不是市民,或者说土地被城市化了,人还没有被城市化,这很值得关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原总工程师、中国国际城市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主任金德钧说。

  在金德钧看来,中国要推进以人为本的新型城镇化需要突破许多政策障碍,也就是说改革就要突破现有的政策界限,如土地制度、户籍制度和农村的房地产制度等。

  金德钧说,几十年来,几亿的农民工进城,为城市的发展贡献出了他们的青春年华,而对待他们的传统做法是加强控制和加强自然管理。金德钧认为应该彻底改变了,农民工是城市可持续发展不可或缺的最宝贵的人力资源,应当赋予他们平等的市民身份,应当尊重他们所做出的贡献和他们的人格尊严。

  金德钧认为,一方面应该将这些城市有稳定就业和居住的外来人口逐步登记为城市的居民户口,使他们平等地享受就业、教育、医疗、社保、住房等基本的公众服务,另一方面要重视新市民的教育,提高他们的综合素质,特别是想建设国际化城市的城市,更应该重视市民的素质提高的问题,使他们具有现代意识,现代知识和现代技能。只有认真地解决了这些超过两亿多进城农民工的市民化的才能算得上真正实现了人的城市化,才能真正提高我们国家城市化的质量。

  金德钧同时表示,城市化不能忘记农村和农民。广大农民是巨大的消费群体,他们的收入多少,消费能力的强弱会极大地影响城乡的消费水平和社会购买能力,除了影响城乡经济的有序、稳健和快速的发展,农村生产力的发展是城市兴起的基础,离开了农村生产力发展城市化就失去了基础,在加快推进城市化建设的过程中,绝不能忘记农村忽视农业,更不能剥夺农民,要因地制宜推动农村种植业、养殖业的现代化。

来源: 威海日报·威海新闻网
编辑:
相关热词搜索:
图片新闻
威海新闻
文娱
国内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