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伟:“最美背影”诠释医者大爱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威海好人之星
2016-06-20 11:09:16    来源: 威海网
高伟,男,1978年2月出生,荣成市石岛人民医院急诊科医生。高伟从事急诊工作20年来,各种各样的院前急救都要处理,除了心脏病,往往还有危重伤,危急时刻,总是亲自背负患者,这么多年来,背了多少患者自己都数不清了,他留下的“最美背影”诠释着医者大爱。

    高伟,男,1978年2月出生,荣成市石岛人民医院急诊科医生。高伟从事急诊工作20年来,各种各样的院前急救都要处理,除了心脏病,往往还有危重伤,危急时刻,总是亲自背负患者,这么多年来,背了多少患者自己都数不清了,他留下的“最美背影”诠释着医者大爱。

    2016年5月13日,年届六旬家住斥山凤凰湖的梁老汉,突发心脏病,胸痛心慌严重,不得已急呼120急救车就诊。但是当120车到达现场后发现这里楼梯很窄而且患者家住6楼,担架车和楼道椅在这里根本无法施展,这给搬运工作带来极大的难度,更要命的是病人只有一个同样年届六旬的女性家属,怎么办?这边病人急性冠脉综合症心律失常随时可能有心跳骤停的危险,那边这种病又不允许病人自行走动搬动困难重重。这时候高伟凭着过硬的专业素质迅速给予患者必要的紧急救助,稳定患者病情,一边快速判断如何尽快给病人转送到医院。

    本着一切为了患者有利的原则,高伟迅速与患者进行沟通,最快的方法就是将患者背下去,这时候患者说自己体重很重而且觉得这样做很不好意思。在高伟的坚持下这个体重150斤的患者被他用2分钟的时间从6楼安全背下,这大大缩短了转运的时间,而高伟并没有告诉患者,他经常背和抬病人曾经多次腰扭伤并伴有一节腰椎间盘突出。随后的过程高伟和护士以及司机用最短的时间把病人接送到医院,在医院急诊抢救室对病人进行了进一步的处理,并安全把病人送到心内科病房进行住院治疗。

    几年前,一辆拉水的大车车祸导致驾驶室严重变形,驾驶员被挤,那天正是大雨、天黑,由于报警人没有描述病人被卡,救护车到达现场后才发现自己没有带雨具。那是一个胸部闭合损伤液气胸的病人,到达时病人已经严重憋气意识恍惚,反复复述自己不行了不行了。高伟一边不断地鼓励患者一边和护士进行基本的抢救,吸氧、输液、为患者进行胸部支撑,就这样他们一手举着吊瓶一手扶着患者在雨里站了40分钟,直到消防车到来把患者解救出来护送到医院,这时高伟二人早已浑身湿透,寒战不止,而且回来才发现高伟自己胳膊在救助时不知怎么划破了,需缝合两针!可是这时还不能处理自己的伤情,这个病人到达医院已经快要呼吸循环衰竭,高伟需要迅速和专科对病人进行进一步处理,好消息是这个病人在进行胸腔穿刺排气引流等一系列处理后病情逐步稳定,他们硬生生把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并在接近一个月后顺利出院。

    这样的事例举不胜举,还有一次一辆平头车车祸栽倒在流水的桥下面,车辆变形严重,巧的是车头正好满满的塞住小桥,几近天黑,那是一个5米的深沟,现场的人都不敢过去贸然施救。高伟和护士随救护车到达现场后,毅然下到深沟,冒着桥面受损可能不稳定的危险,钻到变形的驾驶室,一步一步用了20分钟将患者从驾驶室拉了出来,现场叫好声不断,自己却成了黑人。

    在急诊室,这样的事情再平常不过。人们喜欢锻炼,喜欢登山,尤其喜欢探险类的登山。5年前在石岛东部朝阳山,外地迁来的老两口晨练,不慎在山上跌入10米深的山沟,脑出血,神志不清。这是一个来回需要徒步2.5小时的山程,高伟和护士爬入深沟在警察的帮助下,一步一步把病人抬上来,在盛夏,参与救援的每一个人都是汗流浃背,在抬下山的时候个个都累得无力说话,遗憾的是在住院两天后仍没有能留住患者的生命,但是家属却给他们送来了感谢信。一年秋天,近入冬,在槎山的最高峰,一名驴友不慎摔入山谷,造成腰椎骨折、股骨骨折。这是最具挑战的一次,由于天黑而且不能定位出事的具体地点,光是找这个病人就花了差不多3个小时。槎山的险,第一次见识。高伟以及护士是借用消防员的安全绳,一点一点爬上去的。现场检查、固定、初步治疗,一系列工作完成后,他们轮流抬着这个患者,从海拔几百米的槎山往下挪。入冬的风,刺骨,他们每个人却都忘了冷。晚10点半他们抬着病人顺利下了山,迎面碰到了从烟台专程赶过来的专业救助队。

    在石岛,有一种特殊的出诊,叫“海诊”,就是渔船遇险船员受伤后进行的海上医疗救助。在急诊,这每年都会接诊几十次。海上,这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都很陌生,高伟和他的同事们也都是标准的旱鸭子。可是,患者需要就是命令,有的时候他们是随北海救,有的时候甚至是随渔船,无一例外的,高伟都经历过。每次出诊这个旱鸭子都要提前吃晕船药,可是却不是每次都管用,最长的时候在海上漂了3天,吃不下饭,呕吐胆汁,病人却没耽误救助。

    这都是高伟在院前急救进行的点点滴滴。在院内,他是一个认真且尽责的人,在他处理的每一名病人身上都有体现,普通的、危重的、三无的。每一名医生都视患者为亲人,这在高伟身上犹能体现,他的患者满意度很高,每一年都会有数次因为患者没带钱或者钱不够而自掏腰包,也会为三无的病人买饭、买车票,这用他的话来说,不是个事。医院,尤其是急诊室,每天看惯生死,曾有几次看见他在努力抢救病人后却仍未能挽救,而背着家属和同事悄悄擦眼泪。这对这个有着近20年看惯生死离别经历的他来说,显得那么不专业。

    工作之外,经他治疗的一些老患者有什么问题就爱找他,电话里能解决的,他就在电话里说,电话里不能解决的,他就跑到患者家里去看,热情直接,从不推诿。这在这个医患关系紧张的时代难能可贵。有一次一个癌症晚期垂危的病人需要每天肌注吗啡,这可是毒麻药品,属于国家严密管制的药,普通人根本不能开出来。按照程序,病人要用这个药需要病人本人到医院里去证明才能开具,可是家属却说病人垂危实在不好搬动,怎么办?不给开?对,按程序走即可,你不能证明我就不能给你开,可是他却自己驱车20公里跑到病人家里去眼见为实后,回来就给开。

    一个好人,务必是一个正直善良的人。有一次接诊,一个醉汉正疯狂的对一名女性用石头砸其头部,现场血腥,警察未到,无人敢靠前,他是第一个上去阻止的人。也有在急诊室有人拿着砍刀追砍另外一个人,按说这不是医生的责任,可是,他都能上前劝阻。他是一个有仁心的人。

来源: 威海网
编辑: 立勇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