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8 郑桂花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孝老爱亲
2017-11-07 15:21:03    来源: 威海新闻网
    郑桂花,女,1966年6月出生,威海职业学院旅游系副书记。1998年,郑桂花的丈夫被查出患有癌症。18年间,郑桂花不离不弃,陪同丈夫四处求医治疗。在家时煎药护理,事事亲力亲为;在医院时白天上班,夜间护理,从不间断。在最后的3年里,共住院30余次,几次春节都是在医院度过的。2015年丈夫再次被查出肠道肿瘤。丈夫手术后,为了不麻烦医生,郑桂花学会了简易的护理,为手术后肠瘘的丈夫进行护理;每个夜晚至少需要起来护理5次以上,每次需要半小时……尽管身体极度疲劳,但她从未放弃丈夫的治疗,直至病终,受到亲朋好友的好评。

    郑桂花,女,1966年6月出生,威海职业学院旅游系副书记。1998年,郑桂花的丈夫被查出患有癌症。18年间,郑桂花不离不弃,陪同丈夫四处求医治疗。在家时煎药护理,事事亲力亲为;在医院时白天上班,夜间护理,从不间断。在最后的3年里,共住院30余次,几次春节都是在医院度过的。2015年丈夫再次被查出肠道肿瘤。丈夫手术后,为了不麻烦医生,郑桂花学会了简易的护理,为手术后肠瘘的丈夫进行护理;每个夜晚至少需要起来护理5次以上,每次需要半小时……尽管身体极度疲劳,但她从未放弃丈夫的治疗,直至病终,受到亲朋好友的好评。

        尽心尽责,无愧人生

        最难忘苏轼的那首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转眼间,他离世就要一年了。

        回顾这些年,思来想去,也许只有“尽心尽责,无愧人生”方能概括尽18年来的酸甜苦辣。

        自18年前,医生告知我病理分析发现癌细胞之后,我的人生就彻底改变了。18年的大多数时间,都是奔波在各个医院,大城市的,小乡镇的,能找到的医生都曾经尽力去找。找许许多多的偏方,煎许许多多的中药。各种能够延长生命的办法使尽,也只能坎坎坷坷地伴随着他走过艰难的18年。

        多年的治疗造成的后遗症使他苦不堪言:

        多次放射性治疗,导致他股骨头坏死;

        常年的抗生素使用,使他产生耐药菌,普通的消炎药、抗生素不起作用;

        反复的化疗,使最先进的化疗药在他身上都失去了药力;

        多年来不间断地采用中药、偏方,吃过的草药车载斗量,无以计数。

        我曾开玩笑说:好像除了儿科妇产科,医院里的科室,好像你都住过。

        18年来,他从未放弃过;

        也许,因为他的这份坚持,给我力量。

        在最后的3年里,住院次数多达30余次。

        经常地,出院还没来得及结账,又进医院了。

        几次春节,都是在医院度过的。

        记得第一位医生和我说:3年生存率不到50%;

        还记得第11个年头的时候,在上海,一位全国知名专家看了我带去的资料,摇摇头说:没办法了。已经11年了,这个样子已经很好了;

        也记得2015年他再次查出肠道肿瘤的时候,检验科的医生,麻醉科的医生,以及主管医生,都问:还要做手术么?

        言外之意,就是已经这个样子了,无法治愈的事情,还要人财两空么?

        我说:只要有一点希望,那就做吧。

        主任医生反复和我说:这不是普通的手术,你一定要明白。很可能下不了手术台。他现在的身体状况造成并发症的几率更大。比如刀口愈合困难,甚至发生肠瘘。

        我说,明白。

        其实,我更明白的是,若是不做手术,他就会像同病室的那位病友一样因为肠梗阻而很快逝去。

        手术,是唯一的出路。

        因为肿瘤大量消耗人体的各种营养,为了做手术,连续10几天,天天补人血白蛋白。

        而人血白蛋白非常昂贵,且不在医保范围。

        也有病友悄悄地劝我:何必人财两空。

        我只微微一笑:尽心而已。

        在大量的人血白蛋白支持下,身体指标达到手术要求,顺利手术。

        虽然医生告诉我,整个手术过程比预期要好,但是术后10天,终究是出现了肠瘘。医生做了最大的努力,随时观察,及时处理。为了保证腹腔和刀口不被感染,每2个小时就要把逐渐愈合的刀口再次撑开,用引流管吸出液体,然后消毒,换药。

        外科医生都很忙,为了不麻烦医生,我学会了简易的护理,敢于像医生一样把刀口撑开,把引流管伸进去吸,把碘伏探进刀口深处进行消毒,学会了基本的换药,插管。夜间每隔2小时就要起床护理一次。在我的精心护理之下,2个月之后肠瘘居然愈合了!

        从医生到护士,都认为这是一个奇迹。

        但是,他的病情并不因为我的精心护理而好转。半年之后,再次出现了肠瘘,而且,整个腹腔已经被肿瘤广泛侵蚀的无法再次手术。…

        从最后一次进医院,到他病逝,整整111天。

        这111天,我白天上班。因为他的护理已经不是简单的喂饭擦身,而是需要更专业的人员才行,更兼一般人都受不了的脏,也不好意思请兄弟姐妹帮忙,所以就请了护工白天照顾他。夜间全部由我照顾。一是为了节约省钱,多年的治疗家中经济捉禁见肘,入不敷出;更因为陪伴是他此时最好的治疗。

        因为他的身体有多处瘘道口,随时需要清理,一个夜晚至少需要起来护理5次以上,每次需要半小时……

        算起来,他卧床不起,差不多200多天。在2015年术后回家不久,他就基本上不能下床了。

        累!

        真的很累!

        坐在上班的车上,是我这一天最幸福的时候,因为我可以睡一会儿;

        因为长时间的缺少睡眠,导致记忆力衰退,精神经常处于恍惚状态;

        ……

        其实劳累的,不仅仅是身体。

        病人身体的痛苦,看在眼里,却无法给他帮助,无法治愈,眼睁睁看着生命从身边一点点逝去:那种内心的折磨,比身体的劳累更重百倍。连病友们都有些不舍,劝我保重自己。

        无论我如何努力,终究没能留住他的生命。

        伊人此去,人间自此无颜色。

        哀伤之余,聊感欣慰的是,回顾此前种种,我尽心尽责,无愧人生!

        威海职业学院

        郑桂花

        2017年5月

    来源: 威海新闻网
    编辑: 孙美玲
    相关热词搜索:
    搜索推荐
    图片新闻
    威海新闻
    文娱
    国内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