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写生命的自由——单国防书法作品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威海网文化名人
2016-09-12 09:50:54    来源: 掌上威海
    本期威海网文化名人,就让我们走近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文化产业发展委员会委员,中国刻字艺术馆馆长,中国书画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山东省文联委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刻字委员会主任,威海市书法家协会终身名誉主席,山东大学(威海)书法研究院院长单国防,一起欣赏他的书法精品。

        本期威海网文化名人,就让我们走近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文化产业发展委员会委员,中国刻字艺术馆馆长,中国书画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山东省文联委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刻字委员会主任,威海市书法家协会终身名誉主席,山东大学(威海)书法研究院院长单国防,一起欣赏他的书法精品。

        单国防简介

    ▲单国防

        单国防,字默石,号双道人、奈古山人。1953年2月生于山东威海,毕业于山东工业大学。

        现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文化产业发展委员会委员,中国刻字艺术馆馆长,中国书画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山东省文联委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刻字委员会主任,威海市书法家协会终身名誉主席,山东大学(威海)书法研究院院长。

        被《中国书画报》评为“二〇〇八中国书画年度人物”,曾多次发起、组织中韩书画艺术交流,获“中韩文化交流大使”奖,译著《韩国书艺史概论》填补了中韩书法交流史研究方面的空白,二〇一四年被韩国国家报勋文化艺术协会授聘为常任顾问。

        单国防画评

        人生是件大作品

        文/顾亚龙 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山东省文联副主席、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主席

        我常说:真正的书法家,应该把人生当作一件大作品来书写。文化部中国画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山东省书法家协副主席、威海市书法家协主席单国防先生,就是这样不疾不厉、从容优雅地书写着他的人生。

    ▲单国防

        国防兄商海弄潮几十年,为威海的经济发展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但他最为人知的,却是他在书法上的造诣。他过而立始弄翰,临池数十年,终臻有成。国防兄的书作,法乳二王、旁参宋元,章法多得明清两代书家体势。与很多仅仅重视技巧训练的书家不同的是,国防兄特别重视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学习和体现。众所周知,书法是植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土壤而生发出的奇葩,仅仅有技巧上的练习,还远远达不到书法家的要求。一个名符其实的书法家,在技巧过关的基础上,对传统文化的把握越深厚,他的成就便越大。国防兄的书作,常常抄录自作诗文。即此一端,可以想见他在传统文化的修养,也可以就此了解他临池弄翰的价值皈依之所在了。

        近年来,随着人生阅历的丰富,国防兄笔下的开阖起伏也日益显明,笔端愈发老苍。繁华落尽、莽莽苍苍,孙虔礼所谓“人书俱老”,正是此境。作为省书协副主席、威海市书协主席,国防兄为山东的书法事业、特别是威海的书法事业,付出了辛勤的劳动,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刘公岛“中国刻字艺术馆”的建成、威海市众多青年书家的脱颖而出,无不浸润了他的心血。近年来,书法事业在威海越来越得到领导的重视、书法艺术越来越得到百姓的喜爱,这与国防兄的大力呼吁、精心组织、带头奉献密不可分。

        国防兄曾开玩笑,自认“国粹派”,凡是“国字号”的,他都有兴趣,有些门类还有精深的研究。他是京剧名票,专擅老生,嗓音高亢苍凉,一如他书法中表现出的旨趣。唱念做打,有板有眼,正如他在书法中一点一画,一丝不苟。这都体现出国防兄的文化认同:一以中国传统文化为旨归。也正是因为得到了传统文化和古典艺术的浸润,国防兄在书写人生这件大作品时,才显得如此举重若轻、优雅从容。

        挥写生命的自由

        文/张弩 郑训佐

        与中国在历史上大都以截然不同的两个层面来看待“奉儒立言”与“货值商贾”的观念相比,当今的企业家而兼书法家,可说是最具有现代社会色彩的一种文化现象了。西方著名经济学家韦伯曾将西方近代健康的商业思想归结为:“以出世的精神做入世的事业”。一个企业要体现一定的文化品格,那么,追求这种文化品格的人就首先得具备与之相应的人文精神。它既可以表现为对历史和哲学的介入,从而对人生进行深刻的感悟和把握;也可以表现为对文化艺术 的渗透,从而焕发出优雅的人格风度。单国防先生正是属于后一种类型。他在我国改革开放的经济大潮中折冲樽俎的同时,又深深眷恋着书法艺术这块自由而圣洁的精神家园。这使他与那些纯粹的企业家相比,不仅多了几分诗意、几分洒脱、几分名士气,而更重要的是,当这种人文气质涵融到他的经营活动中的时候,便愈显得意蕴深沉,情味悠长,流露出十足的儒商魅力。他以“双道人”(航道、书道)自称,恰如其分地表明了他的人生追求。

        据单国防先生自述,他是一九八六年以褚体《倪宽赞》为本自学书法的,一九八七年始求教于京都书家杨再春,一九九五年被吸收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据我们所见,他的书法在那八年多的时间里,基本上还处于杨再春风貌的笼罩之下。然而,他作为一个从小吃苦、“遭了老罪”的硬汉子,一个从海边成长起来、能放眼国际风云、首开中韩航运而达到年创汇六千万美元企业的领导人,一个友情四海、慷慨好义、经常扶危济困的心雄万夫的山东才俊,娟秀俏巧绝非其本性。所以,当他步入书法门径,要笔性随其本性挥发时,就开始打破原先圈囿他个性的藩篱,一下冲将出来,粗放了,厚实了,豪迈了,大气了。虽然,他那时的书法表面上曾给人一种“倒退”的感觉,但实质上却是在自觉或不自觉地寻绎着一种最适合表现自我的形式。这是一个与“结壳”截然相反的近乎粗暴的“破茧”过程,也是许多书法家必须要闯过以获得新生的重要关口。当然,在对书法艺术的追求中,这个过程往往表现为“间歇式”的漫长岁月才能完成。我们从本集中可以看到,单国防先生先是以与一般业余书法家尽量缩小涉猎范围以求速成的取向趋同,然后又选择了一条尽可能扩大笔墨领域以求丰富的路径;取法的对象由先秦钟鼎而至汉简、魏碑、二王以及唐宋名家和明清诸杰,形式上篆、隶、楷、行、草兼备。这反映了他试图通过对书法史上那些辉煌点的系统把握以达到措众法于笔端、融经典以通变的浑茫之境。常言道:艺无止境。单国防先生的书法造诣离此境界固然还有一段间距,但这首先已是他之能成为书家,而与那些也出书、也参展.却仍只属于信手涂鸦的书法受好者相区别的分界线。岂止如此,仅就其永不知足,吸纳众相的艺术活力和自运于创作的多样性而言,不亦足以令那些虽成名已久却字体单一或几十年风貌不变的专业书家们自问和深思么?

        中国的书法艺术是一种先天的对思想领域契入较浅的艺术形式。因此,中国的历代文人大都视之为疏离渗淡人生的“逍遥游”。这表现在负面,是极易形成过于闲淡而不思进取的遗老情结的。勿庸讳言,在当今时代浩浩荡荡的书法大军中,有相当多的书法家显露出一种类似“抛物线”轨迹的现象。几乎与人生精力的盛衰同步,约以四十岁左右为临界点,其书法水平渐次滑坡,每况愈下,甚至最终湮灭无闻。其原因,不外乎为功利所驱使或人格上难以忍受过大的艺术压力及学养不足所造成的。大凡仅此一家一派为终生谨守者,无论怎样崇尚篆隶,或高标魏碑、晋纸,或踬步米芾尘屑,或专务赵.董媚态,或仿效徐渭疯颠,或俯拾傅、王缠绕,或蹈袭清季粗拙,只要是固执的生于斯,长于斯,老于斯,尽管也许为流风所向,暂时能成为书坛的焦点,但辉煌的外壳中包裹的是一团没有精英魂魄的影子,终会被历史所汰弃。“取法乎上”和“兼撮众法”,是既有高难度又有广度和深度的整合观念。只有将自己的艺术境界设置在至高的层面,才能由前途的艰难遥远而激发奋进的紧迫感,才能由压力产生动力,由挑战产生机遇。否则,便很容易因理想过于低俗而沉迷于浅薄的成功感中不能自拔。一些尚处于青果状态或催熟状态的中青年人,或初出茅庐便已目空一切,或走在下坡路上还自我感觉良好。岂知整合意识的缺乏,正是消解书家艺术生命的利刃。它与一般的弊端相比,其危险之处在于它往往以虔诚掩盖了惰性,浮才掩盖了浅薄,纯粹掩盖了苍白,甚至还会将脓痰当作乳酪、肿溃比若桃花,使瘟疫广布流传,贻害久远。由此反观单国防,其探求之心却是随着人生感悟和艺术阅历的丰富而日益增强了。他以较大跨度与历史对话,努力使古典灵魂在新的时代中复活,也使现代精神与古典意趣比翼翱翔。他追求形神兼备的模古与带有古意的现代风范互相依附,构成了一个思绪绵延的艺术系列。他的书法天地犹同商界的骚动不宁、厌倦模式一般,有时静若处子,有时动若脱免,或坚定如虬松磐石,或轻松如桃花流水,闲若游僧隐竹院,急似狂飚卷海涛,乍见空谷荡飞雪,又闻荷塘闹苇莺。风格即人,他内心丰富的精神世界在书法线构的变化中被强烈的对象化了。就笔者所见,近几年,他的书法创作轨迹,随着时间的推移,是越来越变化不定了。但这不是浅薄的翻云覆雨,而是建立在自我挑战层面上的创新;不是等闲的艺术背叛,而是通过不断地否定以更新精神的内涵和表达。反反复复、酝酿不定的流动状态,对一个老年书家来说也许不是幸事,但对于中年书家来说却是属于正常的征兆。因为,过早的成熟或僵滞意味着死亡。从这一层面来解读单国防,又怎能不为其志可嘉.其心良苦而感叹呢?

        当然,书法中的创新至难,是必须要以作品的个性化和精美度为前提的,是需要以胆魄为动力、理性为约束、时间为保证、经验为先导的。所以,有没有美学突破的冲动是一回事,而能不能将这种冲动转化为和谐而独立的艺术形态则是另一回事。单国防先生时刻感受着世界经济一体化大潮的冲击,同时也经历着正在弥漫的世界性的文化综合氛围的沐浴。这使他在书法创作中摆脱了致命的孤岛情绪,正尽可能地敞开胸襟,吸纳八面来风。他几乎把业余时间全部用于读帖、临写、创作和思考以积淀丰富的艺术经验、力求完成美学突破之中了。从此意义上说,书法确已成为他生命本体的一部分。其作品呈现鸢飞鱼跃的盛观当是意料中事。然而,这种吸纳最终所展示的成熟的图景,却不应显露个星点雨的浪漫器局,而应自然而然地隐伏着一条由生命意识和个性化的一以贯之的美学风范连缀而成的线索;不应容留简陋、虚华、浮躁、粗野、丑怪、脏乱等等时俗弊病的侵蚀和干扰,而应尽可能多地涵融精纯、饱满、扎实、潇洒、丰富、健壮、整洁、高雅等等美的因素以为基调。诚恳地说,这条隐线和美的基调在单国防先生的作品中已初露端倪,尚未臻于系列规模的统一和谐的完美之境。我们期待着他早日完成超越目前的质的飞跃!

        单国防优秀作品数据库

    ▲自作诗-登泰山有感

    ▲自作诗-花甲有感

    ▲自作诗-金秋游

    ▲自作诗-木棉花

    ▲自作诗-玉水寨

    ▲自作诗-枣庄行

    ▲董必武诗一首

    ▲韩愈诗一首

    ▲金农诗

    ▲明-于谦诗

    ▲佛鉴勤禅师诗

    ▲佛印玄禅师诗

    ▲苏渊雷提西禅寺诗

    ▲唐栖白诗

    ▲咏四季-春

    ▲咏四季-夏

    ▲咏四季-秋

    ▲咏四季-冬

    ▲唐-陈羽诗-戏题山居

    ▲元-王冕-白梅诗

    ▲宋-王十朋-桂花诗

    ▲高适诗一首

    ▲杜甫诗-望岳

        (※本稿件图片和作品均由单国防本人提供,版权属于威海网·掌上威海,转载时请注明来源掌上威海)

    来源: 掌上威海
    编辑: 立勇
    相关热词搜索:
    搜索推荐
    图片新闻
    威海新闻
    文娱
    国内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