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峰山水画作品欣赏:造化寻精神 丹青尚勤勉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威海网文化名人
2016-10-17 09:21:42    来源: 威海网·掌上威海
        本期威海网文化名人,就让我们走近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山东省美术家协会理事、山东美协山水画艺委会副主任、山东省文联“德艺双馨”中青年文艺家、威海市美术家协会主席、威海画院院长、威海市政协委员郭峰,一起欣赏他的山水画作品……

        本期威海网文化名人,就让我们走近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山东省美术家协会理事、山东美协山水画艺委会副主任、山东省文联“德艺双馨”中青年文艺家、威海市美术家协会主席、威海画院院长、威海市政协委员郭峰,一起欣赏他的山水画作品。

        郭峰简介

        ▲郭峰

        郭峰,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山东省美术家协会理事,山东美协山水画艺委会副主任,山东省文联“德艺双馨”中青年文艺家,威海市美术家协会主席,威海画院院长,威海市政协委员,北京凤凰岭书院书画学精英班龙瑞工作室助教,北京凤凰岭书画创作院秘书长。

        郭峰山水写生画展定于2016年11月5日上午9:30分在威海美术馆开展,展出作品80幅,展览将展至11月10日,敬请观展!

        郭峰画评

        造化寻精神 丹青尚勤勉

        文/邵力华 山东大学艺术学院教授、著名美术评论家

        近年来,画家郭峰先生总是不辞劳苦,怀揣笔墨,走向自然走向民众中间,心悦诚服地向自然学习,向生活学习,在与山野树木、屋宇廊桥的对话中历练笔墨,以寻求当代画家新的生命起点。这是需要我们大力加以提倡的学术精神,也是当代画家如何重新认识民族传统、重新认识个性与自我、重新认识生活与自然、重新认识继承与创新关系的重要途经。

        的确,在这之前很长的一个时期内,艺术家们为了顺应时代要求,追随世界潮流,进行了不懈的努力和苦苦的探索。这其中既有值得我们称颂的无畏的创造精神,也有流于表面和浮躁的简单拼凑和闭门造车,甚至还有无中生有的盲目自信。

        ▲苍山行秋

        郭峰先生的焦墨风景写生,从自然的点滴变化入手,着眼于以小见大,由近及远,在笔墨点戳和线条起伏的节奏中,追求大风景的审美情愫,这尤其让人想到清代大画家石涛“搜尽奇峰打草稿”的艺术创造精神。清代画家石涛为了学习古人的经典,曾经下过很大的功夫来摹习传统作品,并企图在这样的反复摹习中成就自己的事业。然而,历史的进步和自明代以来逐渐在知识分子中养成的复古陋习,却让石涛看到了艺术衰退的原因,他因此以自己的经历和体会喊出了“笔墨当随时代”的警语,目的在于告诉人们,真正的画家要立足传统、推陈出新,就必须以造化为师,心生境界,在与自然的对话中找到自我。否则,泥古不化的模仿和无病呻吟的矫揉造作都不可能寻到艺术的真谛。

        ▲风静碧水悠

        138×68cm 2014

        铺陈宣纸,以笔蘸墨,面对风景写生,需要删繁就简、缜密构思。写生的过程也需要胆大心细、勇于取舍、以小见大、虚实相生。只有这样才能够收取一张满意的——凝聚着自己独立思维的艺术作品。郭峰先生走进乡村、走进自然,首先面对的就是,怎样在凌乱芜杂的山石堆积和植物繁茂枝叶穿插中发现画面。哪怕是一座土丘、一栋经年不修的房屋和随意置放的家什,都必须认真面对,精心设计。不然,写生就会成为毫无生气、没有血肉的物象拼凑和墨色涂鸦。显然,画家郭峰先生的每一幅绘画写生,都是经过心与物的交流所得。他在横涂竖抹的点、线、面中,营造了一个当代画家在自然面前所做的思考,也勾画了一个当代画家对于艺术创造中形式美感的理解和诠释。

        ▲河北云蒙山四合堂写生

        45×65cm 2013

        西洋人自中世纪结束以来,就一直追求风景写生中焦点透视的视觉准确性。到十七世纪荷兰画家霍贝玛的作品《米德尔哈尼斯的乡间小道》,基本完成了西洋绘画追求焦点透视准确性的心路历程,这可能也是西洋人自然科学精神的本质所致。中国画则不然。中国人自古就追求“天人合一”的宇宙精神,因之在艺术创造中也就特别讲究“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唐代画家张躁的这一艺术主张,一方面要求画家要直面生活,在生活与自然中寻求艺术灵感,另一方面又要求画家不要被动地照搬自然,做自然的俘虏。而要充分地发挥人在自然面前的主观能动作用。二者是相互关联和互为统一的。的确,迄今为止,人类所有的创造灵感,都离不开大自然的启迪。人类精神家园的无量空间,也都离不开生活与自然的不断充实。中国画家依靠自然的准绳来张扬人的精神,这是中国民族艺术所以能够与世界对话,自立于世界民族艺术之林的根本。

        ▲梦中家园

        98x180cm 2014

        正是基于这样的民族情感我们发现,在郭峰先生的作品中,没有过分地追求所谓焦点透视呆板的教条,也没有盲目杜撰的所谓美好形式。笔墨和皴法,是画家继承传统、借助古人智慧来开启当代艺术之门的钥匙;画面的形式处理则既传承了“澄怀味象”、“境由心造”的美学精神,又融合了西洋绘画的透视原则。至此,写生的意义,在郭峰先生的作品中一目了然、韵味十足,活生生显示了画家对于生活与自然的真情实感和由衷热爱;创造的精神,在画面的疏密构成和虚实逻辑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真实生动的生活与自然,在画家的笔墨控制下,幻化出悠悠的故乡情调和生生不息的人性文脉。

        ▲轻风吹落乡山秋

        八尺 2015

        二十一世纪以来,人类丢失了很长时间的自然情结、和谐情结和人性情结开始回归。享用着飞快的车船速度和电子信息带来的方便,肯吃着信手拈来的生猛鲜味和名贵山珍,却日益使人们变得闷闷不乐并感觉到从未有过的生存危机。人类追求精神家园的温馨和寻求和谐自然的抚慰变得如此迫切。因此,到生活与自然中寻找灵魂栖息地,成为当下人们梦寐以求的时尚。然而,我要说的是,但愿我们不要总是迷恋时尚,因为有些时尚是稍纵即逝的。陌生的东西有时可以成就我们追慕新鲜的心理诉求,但并不是所有的新鲜都会成为永恒和必然。有些时尚在表面上、局部上看来貌似时尚,实则却是曾经丢失的永恒。作为艺术家,守望永恒和开拓创新并不矛盾。矛盾的是,当我们以为自己已经走出很远却找不到回家的路径,原地徘徊却又感叹生命如此短暂时,我们的一切努力和一切探求变得如此单薄无力。

        ▲秋雪

        145x180cm 2014

        写生并不难,难的是我们对待写生的态度。在生活与自然中寻找艺术灵感也并不难,难的是我们在生活与自然面前作逃避状,而最为难堪的是,有些人不敢亲近自然、藐视自然甚至抛弃自然。郭峰先生的写生实践和他所收获得成果使我们看到,一个画家的生命只要与生活和自然的命运息息相通、相互依赖,那么,他的艺术就会不断地散发出沁人心脾的芳香和愉悦灵魂的生命符号。让我们再一次屏住呼吸,聚集力量,在生活和大自然的地平线上奔跑吧!画家郭峰先生已经为我们做出榜样。他的无畏精神和扎实作风是这个时代的总体要求,也是历史上每个时代永远倡导的精神。路漫漫其修远兮,愿郭峰先生更多更好的作品问世。

        魂牵梦萦是乡情——写生札记

        文/郭峰

        “写生”对每一位画家而言,是很熟知的一个词汇,但它所包含的内涵在理解上却有很大的差别。从名山大川到穷乡僻壤,所赋予的生命主体千差万别。这就像吃饭一样,有的愿意吃“川菜”,有的则喜欢品“粤菜”,根据个人的口味,来满足自己的喜好。画画也是一样,有人喜欢南方山川,有人钟爱北国风光。对我而言,三山五岳的雄奇与险峻多有领略,但留住童年记忆的却是这些穷山僻水,它作为我笔下表现的生命主体却总是难割难舍,这可能就是挥之不去的乡情。这也是自幼生活的环境所致,我的梦总是寄托在乡山乡水之间。

        ▲山峦秋气清

        125×245cm 2014

        虎年春寒,眼瞅着已到四月下旬,天气却仍象孩子的脸,一会儿热、一会儿冷。不夸张的是,五一将至,潇潇春雨却变成飘荡的雪线。面对变化无常的天气,一向麻木的我居然感到隐约的忐忑,因为,离回故乡写生的时间越来越近了。这次故乡之行与其说是一次安排,不如说是一次期待。

        阔别淄博已经整整十六个年头了。十六年,弹指一挥间,让人不能不感叹时光的流逝与人生的短暂。儿时读李白的《静夜思》,对诗中的情思不甚了了,多年的漂泊,到了不惑之年,思乡的心情越来越重,故乡的山山水水让我魂牵梦绕,儿时的一切历历在目,恍若昨日。那是一个久远的故事,唯其久远,愈发显得真实、生动。我仿佛又听到了大山的呼吸,又嗅到了泥土的芳香。

        去年七月,利用两次展览的间隙,争取到了一个回老家写生的机会。不过,由于时间紧迫,留有很多缺憾。此次回乡写生,不仅为了再续前缘,更为了踏踏实实圆一个梦。在乡山乡水之间,沉下心来,细细解读关于生命和艺术的哲理。

        ▲乡山归秋

        八尺 2015

        走进久别的村落,一种复杂的情感薄雾一般从心底某个角落升起,看着一张张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不由得悄然感叹:“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就在这一瞬间,记忆的烛光照亮了童年的岁月,可是,等烛光闪过,我发现,昨天的故事已经白发苍苍了。

        大凡学画之人都知道石涛有一句名言:“搜尽奇峰打草稿”。多少年来,此警句始终言犹在耳,令我一直不敢懈怠。师心源师造化,莫过于师自然。纵观历史,大凡有成就的画家,都离不开对现实生活和大自然的理解与感悟。因此欲从大自然中汲取所需营养,注定了一位画家除了艰辛寻觅别无它途。唐代画家张躁对这个过程做了精辟概括,称作“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仔细想想,先贤所言之所以至今仍被人们奉为圭皋,就是因为言简意赅,总结出古往今来山水画家学习和成长的规律。在实践中,“外师造化”之“造化”容易理解,即拜自然为师,取自己所需。“中得心源”之“心源”则涵盖着更多的内容,它主要包括画家的“气质”、 “学养”、 “情愫”、 “ 神思” 、 “经验”等等一系列的内心感悟。

        ▲乡山含秋气

        黄宾虹先生讲过“山水乃写生自然之性,亦写吾人之心”,从而达到“天人合一,物我同归”的至高境界。这也是对“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具体印证。画家通过对自然感悟,用笔墨来表述对生命的理解,并藉此对笔墨语言进行提炼净化,掌握过硬和高超的绘画技巧,从而为随后的创作夯实牢固的物质基础。

        写生与创作都离不开扎实的笔墨功力,黄宾虹先生在古人笔法论的基础上总结出“五笔”说:“一曰平,如锥划沙;二曰圆,如折钗股;三曰留,如屋漏痕;四曰重,如高山坠石;五曰变,参次离合,大小斜正,肥瘦短长,俯仰断续,齐而不齐,是为内美” 。李可染先生也讲过“画家有了扎实的笔墨功夫,下笔与物象浑然一体,笔墨膄润苍劲,干笔不枯,湿笔不滑,重笔不浊,淡墨不薄,层层递加。墨越重而画越亮,画不着色而墨分五彩,笔情墨趣,光华照人”,说的都是笔墨功力。在写生过程中运用曲直、顿挫、粗细、刚柔而富于韵律变化的用笔,虚实、苍润而富于节奏的墨色,以此来表现出山水的体貌与生命。只有具备了扎实的笔墨功力,才能手眼相随,随心所欲,取舍自如,才能达到“山性即我性,山情即我情”的境界。也正如黄宾虹先生所说的“吾人唯有看山入骨髓,才能写山之真,心手相应,益臻化境”。

        ▲乡山雨后

        224x125cm

        然而,很多人认为写生只不过是为创作搜集素材,其实不然。写生的过程是画家激情与真情表述的过程,也是一个对景创作的过程。游历于山水之间,借物抒情,情与景汇,山人合一,物我两忘,才是写生的至高境界。所以无论创作还是写生都贵在情真,人只有对自然、对山水寄予了真实的感情,笔墨才有真意,作品才能有品嚼的空间,也就是说“无情莫作画,作画莫无情”。唐代诗人白居易提出:“大凡人之感于事,则必动于情,然后兴于嗟叹,发于吟咏,而形于歌诗矣。”画家只有把真情浸透在作品之中,才能给人留下回味的余地,才能让人摇荡性情,才能让读者品味艺术作品的诗情画意,才能引起观众情感的共鸣。

        ▲一夜秋雨

    八尺 2015

        人生阅历的感悟,有时胜过于单纯用功的体会。现在大多数画家都在从不同层面、用不同的方式来突现自己的风格,这并没有错。风格是一种内在修为的外在呈现,它是一种面貌和韵度,只能得之于自然而然之间。它也是灵性随着驭笔者性情的感动而发生,它更得力于你所选择的表现主体。换言之,你所选择的这种表现主体,能否和你的真情实感发生对接并碰撞出艺术的火花,并不是一时一刻所能得到的。因此才有海栗老十上黄山得其艺术生命之真谛的佳话流传。所以说,一方水土一方人,同样的名山大川,并不一定适合所有画家。就个人而言,我更钟情于原始与苍桑,更难已割舍的是乡情。

        ▲雨过秋山映翠微

        145×360cm 2014

        我的家有一个很动听的村名——甘泉,它在“鲁山”脚下,三面环山,一条小河从村中穿过,风光纯美,山山水水皆可入画。距离甘泉村六十公里西北处同样有一个很好听的村庄——东厢,去年的故乡之行,这个古老的村落使我产生了深深地眷恋之情,也给自己留下了一个多彩的梦……

        走进东厢,满目皆是原始、厚重和苍桑。这种原始、厚重和苍桑,是我儿时的梦幻与情结,更是上天的恩赐。它的原始与淳朴像一张透明的白纸,在上面可以做大块文章;它的厚重与苍桑又像一部永读不倦的史诗,令人心情沉重而悲凉,需要一个慢慢地解读过程。全村有五十余户人家三百余口,眼下留守村中的不足二十人,除孤寡老人之外,就是几名弱智单身男性。有能力的都已进城谋生,这也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然。静静地坐在古老的村落,用秃笔描绘着石头垒砌同样静悄悄的农舍,面对它的古老与朴拙,心中不免感到一种隐隐的寂寞与孤独。难以想象的是过去,直观面对的是今天,此时有一句话在耳边回旋:“山孤独,水孤独,因此水把山紧紧围住;鸟孤独,树孤独,所以鸟和树日夜相依”。那么人孤独呢?只能用心去解读了。进村半个上午听到的是各种声音的鸟鸣,偶尔也能听到几声犬吠,但很少见到人在村中行走。一位哲人说,“艺术家最主要的是能耐得住寂寞”。此刻的我和这古老的村落一样寂寞与孤独。带着丝丝地凄凉画笔在纸上慢慢抖动,一幅幅作品逐渐完成。只有欣赏着自己拙作的时候,这种寂寞的孤独感才有所弱化。

        ▲雨濯秋山

        四尺 2014

        正是透过这种孤独与寂寞,我看到了一种截然不同的生活内容。的确,生活在繁华的都市,天天忙忙碌碌,很难想象生活在大山深处的百姓从古至今是怎样的一种生活状态。他们为一斤春芽多卖几分钱能和小贩执拗地争来争去,而对一个陌生的画人却热情地送水送饭,那一张张苍桑的面孔,透出的是淳朴善良与憨厚,传递的是一种真情,一种暖意,是在繁华的都市中难以体会到的。面对这个古老的村落,面对这些朴实厚道的山民,只有像我这样从大山深处走出来的孩子才会有这种难以名状的感受。

        ▲云烟竟随秋山碧

        225x125cm

        天亮进山,日落而归。当一天的劳作结束,回到居住的农家小院,心情才完全处于一种放松的状态。可能是怕我孤独,城里的亲朋和同学十几个夜晚都在小院中备好酒菜相陪。山村的夜晚格外宁静,围坐在农家院中品着山珍野味,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抬头仰望满天繁星,耳边聆听低低的鸟鸣,不由记起了王维的诗句:“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遥想当年文人骚客把酒临风,其感受,大概与自己眼下的心境相同。几杯烧酒下肚,话意渐浓,谈天说地,品古论今,不觉中一天的疲惫完全消除,深深地孤独不翼而飞。凄凉与寂寞也消失的无影无踪。此时此刻,我才真正领悟到,在这个世界上,亲情和友情是如此宝贵。于是,又频频举杯,又一饮而尽。“十斛亦不醉,感子故意长。”我想,作者也是性情中人,一句话,把大伙的情结全点透了。

        日子过的飞快,一转眼我已经在山里住了两周,此次写生也宣告结束。检视着几十幅写生稿,虽然遗憾于这样那样的瑕疵,但我仍象一个秋收时节的农夫,喜爱和珍惜这收获的慰藉与回报。回到威海之后,对这次写生进行了认真总结,并将六十余幅写生稿结集成册,以恭请前辈及同仁指教。同时,我也想用这种山里人的方式款待城里的观众朋友——虽然不是佳肴珍馐,但是却能尝到新粮的新鲜味道。

        郭峰优秀作品数据库

        (※本稿件图片和作品均由郭峰本人提供,版权属于威海网·掌上威海,转载时请注明来源掌上威海)

    来源: 威海网·掌上威海
    编辑: 张晓琳
    相关热词搜索:
    搜索推荐
    图片新闻
    威海新闻
    文娱
    国内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