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嘴八舌话年俗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威海
2018-02-14 08:36:51    来源: 威海新闻网·威海晚报
    当春节的吉祥物从鸡变成了狗,我们也一脚迈进了年的门槛。说起过年,各种各样的习俗可是重头戏,正是因为这些年俗,春节过起来才别有一番滋味。

    威海新闻网讯 (记者 李林)当春节的吉祥物从鸡变成了狗,我们也一脚迈进了年的门槛。说起过年,各种各样的习俗可是重头戏,正是因为这些年俗,春节过起来才别有一番滋味。

    据民俗学者梁俊然介绍,狗在十二属相里并不特别,因此,狗年与其他年份一样,没有什么特别的习俗。但咱威海人过大年,还是有一些富有本地特色的民俗。

    祭灶王 扫灰除尘去晦气

    腊月二十三,既是小年,也是祭灶王的日子。这天,人们要贴印有灶王爷夫妇的日历头,还要用糖瓜供奉灶王。据传,灶王是玉皇大帝派到人间监察善恶的神,从年首到年尾,灶王始终守在各家各户。小年这天,灶王便要回到玉帝身边报告这家人的善恶。玉帝根据灶王的报告,把吉凶祸福带给人间。

    为了在新的一年里顺顺利利,人们就会在这天祭灶王。祭灶,要用白泥浆把锅灶粉刷一遍,再在灶前摆好饺子、酒菜、糖瓜和年糕等供品。据说,吃了糖瓜嘴甜,灶王在玉帝面前就会说些好话,而年糕则把灶王的嘴巴黏住,想说坏话也张不开嘴了。有的人家还会供上酒糟,让灶王喝得晕晕乎乎,没有心思告密。

    其实,除了祭灶王之外,小年这天家家户户还应“扫房子”。全家大小齐动手,对家里来一次彻底的大扫除,所有平时考虑不到的死角都要清理干净,窗户也要擦得透亮,最后将灰尘和杂物都扔掉。

    除尘,预示着人们将一年的晦气、苦恼和贫穷像灰尘那样扫净、倒掉,以崭新的姿态迎接新年的到来。

    杀年猪 犒劳自己和家人

    杀年猪这项年俗,似乎离人们有些遥远了,但在过去,杀年猪可是年前的头等大事。据说,以前农村过年,谁家杀猪,全村都要过来围观。因为,辛苦了一年的人们,就靠杀年猪来犒劳自己和家人。

    如今,人们的生活条件变好了,猪肉不再那么稀奇,养猪的人也不那么多了,杀年猪的人便越来越少。不过,许多老威海人还坚持着吃年猪的习俗,就算不杀年猪,他们也会买个猪头回家烀一烀。在他们看来,没有年猪,年就不像年。

    从市场上买回来的猪头,要把猪头表面的毛发清理干净,用刀将其分成几块,才能下锅煮熟。并且,烀好的猪头肉可以有很多不同的吃法。凉拌猪头肉只是基础菜,剥下来的猪皮可以熬冻,带肉的骨头还可以炖大菜。

    试想一下,烀完猪头,一家人围着桌子一边聊天一边啃猪骨头,是不是特别有过去过年的感觉呢?

    蒸饽饽 求来年丰衣足食

    过了小年,心灵手巧的妈妈们便开始张罗着蒸饽饽(也叫“蒸供儿”)。过年的饽饽,种类可比平时丰富多了,枣饽饽、大元宝、莲子……白白的面团在妈妈们手中仿佛活了起来,成为年前极为亮丽的一道风景。

    许多80后都有这样的感受,小时候过年前最盼望的就是妈妈蒸饽饽。妈妈们一大早就起来忙活:和面、醒面、揉面、上锅蒸,往往要花上一整天的时间,才能把各种样式的饽饽蒸好。

    每到此时,全家人都要动员起来,妈妈是大权在握的总指挥,爸爸专心致志只管烧火,而孩子们就是那个“打酱油”的。在孩子们好奇的目光中,妈妈们将面团揉得光滑绵软,然后制作成各种形状。

    带着红枣的饽饽,长得像元宝的饽饽,裹着豆沙的饽饽,各式各样的饽饽铺满了炕面。而上锅蒸熟、揭开锅盖的那一瞬间,躲在白雾一般的水汽后面,是松软喷香、白白胖胖的大饽饽。在粮食的清香中,热热闹闹的大年即将拉开序幕。

    之所以一定要蒸饽饽,既为了供奉天地家堂,还为了祈求来年一家人丰衣足食。如今,不少人喜欢订购饽饽,不再亲手蒸饽饽了。

    贴春联 红红火火好日子

    过年前一个月,商场里、超市内甚至是农村的大集上,一排排鲜红夺目的春联就将过年的喜气渲染得越来越浓。春联上那一句句寓意吉祥、期盼美好的对子,一股喜悦之情便油然而生。

    年三十早上,家家户户都忙着为自家贴上崭新的、红彤彤的春联,为即将来临的新年讨一个喜气吉祥。当喜庆的春联贴上了门,年的气息就变得分外浓郁。

    在市民郭春丽的记忆中,不管过了多少年,父亲还是坚持熬浆糊贴春联。父亲站在凳子上,将旧春联撕下来,并在原来的位置刷上一层浆糊,再贴上新的春联。

    红红火火的春联,映照着一家人幸福的笑脸,也象征着来年红红火火的日子。

    吃年夜饭 团团圆圆过除夕

    贴好了春联,年夜饭就该端上桌了。在威海,各区、市吃年夜饭的时间各有不同,乳山人一般是三十中午吃,其他区市有的下午吃,有的晚上吃。

    不管何时吃,这一定是一年中最为丰盛、团圆的一顿饭。好酒、好菜全都端上了桌,一家人说着吉祥话,享受着团圆的欢乐。

    过年说话可有不少讲究,如果家里有上门的新媳妇,说话更要小心。煮饺子时,如果饺子皮破了,可不能说碎了,要说“挣了”,也就是挣钱了的意思;吃蒜不能说“吃蒜”,因为威海话“蒜”和“散”同音,说“散”不吉利,要说吃“议和菜”;如果碗掉在地上摔碎了,一定要说“岁岁平安”。

    大年三十夜里,威海人都要吃饺子守岁。在春晚的欢乐声中,一家人包饺子、煮饺子、吃饺子、放鞭炮,在热热闹闹的气氛中,年就来了。

    拜大年 祝福声声迎新年

    说起过年,孩子们一定最开心,因为过年不仅能穿新衣服,还可以拿压岁钱。在众多的过年习俗中,除了年三十要吃年夜饭之外,最最传统的年俗非初一拜年莫属了。

    大年初一一大清早,人们就会被连续不断的鞭炮声吵醒。厨房里,妈妈包饺子、煮饺子的声音传来,你就知道该起床拜年了。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忙碌中的爸妈拜个年,说不定还能讨到一个大红包呢。

    穿上新衣服,吃着包着硬币和大枣的饺子,过年的兴奋劲阵阵袭来。等吃完了饺子,大家便换上新衣服,带上好心情,挨家挨户去拜年了。

    在一声声“过年好”的喜气洋洋中,忙碌了一年的人们终于能够见上一面,说说心里话,唠唠闲家常。旧的一年就这样过去,新的一年正在走来。

    送年走 冷饭热吃年年有余

    和大年初一的热闹相比,年初二就显得有些落寞了。老人们常说,大年初二就要送年了,而送年就意味着“年跑了”。

    在年初二的晚上,人们要热冷饭吃,这些冷饭里既有年三十的菜肴,也有初一的饺子,陈年饭与新年饭混着吃,取意“年年有余”。

    送年是初二最重要的习俗。虽是送年,饭桌上的菜肴也要丰盛,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喝酒吃菜,当然,吃饭之前,一定要先放鞭炮,把年送走。

    同样是吃年饭,吃年三十的饭和初二的饭时的心情却截然不同。尤其是吃饭时,外面传来的鞭炮声,总是提醒着人年跑了,心里不免有些失落。

    回娘家 父母初三盼团圆

    对嫁女儿的父母来说,年初三是个极为重要的日子,丝毫不逊色于年三十,因为这一天,出嫁的女儿要回娘家拜年。

    每年的年初三,女儿女婿回娘家,63岁的市民杨秀娟总是比年三十还要忙碌,午饭的菜单比年三十还要丰盛。“女儿婆家离得近,但也要在婆家过年,这样一来,年三十的年夜饭总是我们老两口吃,根本吃不了多少饭菜,所以我习惯把好东西留着,等初三女儿女婿回家时再做。”杨秀娟说。

    对于杨秀娟来说,年纪越来越大,心里最期盼的就是女儿女婿都能过得顺顺利利。“过年团聚在一起,就一定要热热闹闹的。”杨秀娟笑着说,只有女儿女婿都回家过年了,她一家人才算是真正的团圆。

    扭秧歌 欢天喜地闹元宵

    正月十五闹元宵。这一天,不管是哪个区、市,都有着“大活报”的传统。在喧天的锣鼓声中,表演者们舞龙舞狮、踩高跷、扭秧歌……充满了民间气息的传统表演,让有些散去的年味又回到了人们身边。

    文登的元宵节,有给家人做生肖灯的习俗,天福山一带的居民还会做农具灯。荣成的元宵节又称“上元”,“散灯”是重要的习俗。灯一般用生豆面捏成,分为“月灯”、“生肖灯”、“六畜灯”等。灯捏好后,插上棉花做的灯捻,添上豆油或花生油,家人团聚后一齐将灯点燃。月灯、六畜灯分放在粮囤里、水缸中、鸡窝旁、门槛边,就是“散灯”。

    生肖灯不散,一家人坐在一起观看,谁的属灯旺,油尽残灰多,则预示着财运亨通,无灾无害。月灯燃尽后,看哪个灯残灰多,则预示着哪个月风调雨顺。

    此外,元宵节这天,家家户户都要吃元宵,团团圆圆的元宵,象征着一家人的和乐团圆。吃了元宵,来年才能顺顺利利,和和美美。

    来源: 威海新闻网·威海晚报
    编辑: 王文含
    相关热词搜索:
    搜索推荐
    图片新闻
    威海新闻
    文娱
    国内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