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君子为政之道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综合新闻
2015-09-25 16:54:12    来源: 综合
原文:君子以思不出其位。(《周易·艮卦》象)译文:君子应思考的是,行动不应超越本位。解读:君子考虑问题,不超越自己的地位,适可而止。君子应安心自己的本职工作。

    原文:君子以思不出其位。(《周易·艮卦》象)

    译文:君子应思考的是,行动不应超越本位。

    解读:君子考虑问题,不超越自己的地位,适可而止。君子应安心自己的本职工作。

    原文:见贤而不能举,举而不能先,命也。(《礼记·大学》)

    译文:看到贤人不能举荐,举荐了但不能尽快录用,这是怠慢。

    解读:任人唯贤的前提是见贤举贤,见贤而用贤。

    原文:在上位不陵下,在下位不援上,正己而不求于人,则无怨。上不怨天,下不尤人。(《礼记·中庸》)

    译文:居上位,不欺凌下级。在下位,不攀附上级。端正自己,不苛求他人,这样就没有怨恨。对上不怨恨天命,对下不怨恨别人。

    解读:君子端正自己,无论对上级或是对下级都有一个正确有道的应对方法。“不怨天尤人”是孔子最早表述的经典名言,他强调的是个人的主观努力。

    原文:唯天下至诚为能化。(《礼记·中庸》)

    译文:只有天下最真诚的人才能感化人们。

    解读:感化人需要心诚,则灵。以诚心换得人们的共鸣。

    原文: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孟子·公孙丑下》)

    译文:拥有正义的人,帮助他的人就多;失掉正义的人,帮助他的人就少。

    解读:道,就是道德道义,就是当政者和百姓同心同德。

    原文:子庶民则百姓劝。(《礼记·中庸》)

    译文:(当政者)爱民如子,百姓就会努力勤奋。

    解读:对百姓施以爱心,就会调动百姓的积极性。

    原文:失天下也,失其民也;失其民者,失其心也;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心,斯得民矣。(《孟子·离娄上》)

    译文:丧失天下是由于失去百姓的拥护,失去百姓拥护的原因是失去民心;得到百姓的拥护就能得到天下,得到天下的民心,便能得到老百姓的拥护。

    解读: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

    原文:时使薄敛,所以劝百姓也。(《礼记·中庸》)

    译文:根据时令役使百姓,轻税薄赋这是鼓励百姓努力生产的办法。

    解读:使民以时,减轻百姓负担,以仁德之心调动百姓的积极性。

    原文:民之所好好之,民之所恶恶之,此之谓民之父母。(《礼记·大学》)

    译文:百姓喜欢的他就喜欢,百姓厌恶的他就厌恶,这就是所说的百姓的父母。

    解读:这是儒家朴素的民本思想的体现,它重视民风、民俗、民心的作用。

    原文:以佚道使民,虽劳不怨。(《孟子·尽心上》)

    译文:从谋求百姓能过上温饱安逸生活的原则出发而役使百姓,百姓尽管劳累一些,也不会埋怨。

    解读:为百姓谋福利而不得已劳累百姓,百姓是通情达理的,不会埋怨的。

    原文:君子不亮,恶乎执。(《孟子·告子下》)

    译文:君子不讲诚信,如何能有操守。

    解读:不讲诚信的人,他的品德和气节是无从谈起的。

    原文:善政不如善教之得民也。(《孟子·尽心上》)

    译文:良好的政治不如良好的教育深得人心。

    解读:良好的政治不如良好的教育受百姓喜爱。

    原文:所恶于上,勿以使下;所恶于下,勿以事上;所恶于前,勿以先后。(《礼记·大学》)

    译文:厌恶上级的所作所为,就不要用同样的做法对待下级;厌恶下级的所作所为,就不要用同样的做法对待上级;厌恶在我之前的人的所作所为,就不要用同样的做法对待在我之后的人。

    解读:这是儒家推己及人的思想在处理政事方面的运用。

    原文:德者本也,财者末也。(《礼记·大学》)

    译文:德性为本,财富为末。

    解读:具备了德性,就能获得民众,获得民众才会有了土地,有了土地才会有财富。

    原文:得众则得国,失众则失国。(《礼记·大学》)

    译文:得到民众的拥护就会得到国家,失去民众的拥护就会失去国家。

    解读: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水能载舟,也能覆舟。

    原文:居上不骄,为下不倍。(《礼记·中庸》)

    译文:在上位时不骄傲,在下位时不背弃原则。

    解读:人在任何时候,都要保持一颗平常的心,不骄不躁,不卑不亢。

    原文: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论语·颜渊》)

    译文:君子的品德就好比是风,小人的品德就好比是草,草上吹来了风,草就一定会随着风吹而倒下的。

    解读:这里讲的是君子的言行对一般百姓的影响问题。要把政事治理好,要把国家治理好,君子要以身作则,君子的言行要时刻考虑对广大民众的影响。

    原文: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论语·颜渊》)

    译文:在位的人自身正了,不用发令百姓就会去做;自身不正,即使发布命令了,百姓也不会听从。

    解读:这句话强调的是以身作则,孔子多次阐述这一原则,这一原则也成为中国几千年的优良传统。打铁还要本身硬,凡是教育教化百姓的人,凡是地位在上的人,凡是管理老百姓的人,都应该遵循这一原则。身教重于言教。

    原文: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言之必可行也。(《论语·颜渊》)

    译文:名分不正,则说话就不顺当;说话不顺当,事情就办不成;事情办不成,则礼乐就不能兴盛;礼乐不兴盛,则刑罚就不会得当;刑罚不得当,百姓就手足无措,不知怎样做才好。所以,君子指称一个名,都要能说得出来;说出来一定可以实行。君子对于自己的言论,没有一点马虎的地方。

    解读:“名正言顺”是孔子最早表述的一句经典名言,即要合乎礼度,讲规矩。正名思想是孔子的基本主张。正名就是要纠正百事百物的名分,凡是不合礼节礼仪、不合职务规定的,都要加以纠正。当时正名的具体内容主要是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名分正不正的问题不解决,其他问题都不能解决。名分问题在孔子的政治思想中占据重要地位。即使在今天名正言顺也是管理工作中不可或缺的。

    原文:无为而治。(《论语·卫灵公》)

    译文:从容安静而使天下太平。

    解读:“无为而治”是孔子评价舜的功绩的一句经典名言。这里的无为而治与道家的无为而治有所不同。儒家和孔子的“无为而治”,是提倡任用贤能,作为最高统治者不用亲自去作为而天下得到治理。后来历代统治者如汉初、唐初提倡的“无为而治”是采用黄老学说中的无为而治,即在整个天下顺时养民,不过度干涉,专务休养生息,而使天下大治。这种无作为其实是有作为,“无为乃有为也”。

    原文: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论语·泰伯》)

    译文:不在那个职位上,就不考虑那个职位上的政事。

    解读:这条原则实质上与“名不正则言不顺”是相联系的。不在其位就无其名,无其名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故不在其位,就不应该谋划其政事。越权做事是不对的,其行为是僭越;越级指挥也是错误的,其行为会导致混乱。

    原文: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论语·学而》)

    译文:处事要谨慎专一而有信用,要节约费用开支而爱护人民,役使百姓要选在农闲时间。

    解读:管理百姓最为重要的事,是要取信于民,不能取信于民,则民不服,而恭敬谨慎处事是取信于民的重要途径。节用爱民是儒家仁德思想的体现,费用是取之于民的,节省费用就是减轻民众负担,这就是仁的作法。“使民以时”这句话以后成为所有的优秀开明的政治家的执政原则,也是孔子的经典名言,是儒家爱民富民思想的表现。

    原文: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焉。(《论语·学而》)

    译文:谨慎地对待父母的死亡,追念远代祖先。做到这样,百姓的道德风尚就日趋归于忠厚了。

    解读:古代通过严整而审慎的祭祀制度,维护宗法制下的传统伦理社会。

    原文: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论语·为政》)

    译文:用道德来治理政事,就会像北极星那样,自己安居在自己的位子上,而别的星星都围绕着它。

    解读:为政以德是孔子的基本的治国为政思想,这只是带纲领性的一句话。通常情况下,为政以德是最好的选择,但是,主要靠德来治国是有一定困难的。

    原文:其行己也恭,其事上也敬,其养民也惠,其使民也义。(《论语·公冶长》)

    译文:自己行为谦逊,侍奉君主恭敬,养护百姓有恩惠,役使百姓有法度。

    解读:这里讲的是君子的为政之道。君子对己、对上、对下,都应该按照道德道义的规范行事。

    原文:故旧不遗,则民不偷。(《论语·泰伯》)

    译文:做到了不遗弃老朋友,百姓就不会对人冷漠无情。

    解读:故旧指的是长期交往的亲戚朋友。偷是指苟且应付、人情淡薄。执政者带头亲近故旧,百姓自然不会人情淡薄。

    原文: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论语·为政》)

    译文:用政令来引导百姓,用刑法来统一百姓的行动,百姓只是免于犯罪受罚,却没有羞耻之心。

    解读:单纯用刑罚和政令来管理百姓,有他好的一面,但也有明显的缺失。即百姓只是关心是否犯罪受罚,而失去了做人的羞耻之心,这是缺乏道德教育所致。

    原文: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论语·为政》)

    译文:用道德教化来引导百姓,用礼制来统一百姓的行动,百姓就会有羞耻之心,而且人心归服。

    解读:以上两段讲的是德治与刑治问题。“道之以德”是孔子为政思想的最经典的名言之一。孔子主张为政以德,在这里他把法治和德治做了比较,说明依靠刑政与依靠德政之间的不同,指出道德教化在稳定社会秩序的重要作用。为此,他提出以人为核心的道德思想和以道德教化为主的政治思想。由此出发,孔子重视教育,并把道德和政治作为教育的中心内容。孔子在此还特别说明了道德不同于法制的特点,即刑政只能使人“免而无耻”,而德政可以使人“有耻且格”。“道之以德”思想给我国两千多年的政治思想以深远的影响,形成了我国古代最完备的道德体系和道德教化体系,也形成了中华民族重道德讲礼仪的优良传统。但是,忽视刑治、法治,过分强调道德治国的人治思想,也带有消极影响。

    原文:攻乎异端,斯害也已。(《论语·为政》)

    译文:批判那些不正确的议论,祸害就可以消除。

    解读:异端,即不正确的思想学说。《孔子家语·始诛第二》记载孔子杀少正卯的理由,就是因为少正卯“心逆而险”、“言伪而辩”。对不正确的东西进行批判,歪风自然可以消除。

    原文:多闻阙疑,慎言其余,则寡尤。(《论语·为政》)

    译文:多听听,有疑问的地方先保留,对于其余有把握的也要谨慎地说,这样能减少过失。

    解读:多听,则集思广益。了解的情况多了,就知道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哪些须保留,哪些需谨慎地说,就能减少失误。

    原文:多见阕殆,慎行其余,则寡悔。(《论语·为政》)

    译文:多看看,有怀疑的地方先不做,对于其余有把握的也要谨慎地去做,就能减少懊悔。

    解读:通过广泛了解情况以后,做到了心中有数,但还要经过亲身考察,眼见为实。这样就知道该做什么,先做什么,不做什么,哪些放在未来去做,哪些需要谨慎地做,就心中有数了。就能减少因没做好而后悔。

    原文:言寡尤,行(xìng)寡悔,禄在其中矣。(《论语·为政》)

    译文:说话少过失,做事少后悔,官职俸禄就在其中了。

    解读:以上三段讲的是君子谋求官职和为政的方法。其实质上反映了他对知和行的一般态度,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处理问题按知行事。多听、多看、慎言,尽量减少失误。

    原文:举直错诸枉,则民服。(《论语·为政》)

    译文:提拔正直的人,使其居于歪邪人之上,则百姓就服从了。

    解读:这样做的结果,就是邪不压正。用什么人的问题不仅仅是用人的问题,而是一个政治问题,关乎民心的稳定、社会的安定。

    原文:举枉错诸直,则民不服。(《论语·为政》)

    译文:提拔歪邪之人,使之居于正直人之上,则百姓就不会服从了。

    解读:以上两段孔子提出了荐举贤才的思想,这对于当时宗法制度下不问德行才能、任人唯亲的作法,是一个进步。尽管孔子举贤才的思想,还不是后来的民主选举;尽管孔子的“贤才”标准,今天已不再适用,但是,“任人唯贤”的思想至今仍是选人用人的一条重要原则。

    原文:临之以庄,则敬。(《论语·为政》)

    译文:严肃庄重地对待百姓,百姓就会尊敬你。

    解读:你敬重百姓,百姓就会敬重你,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

    原文:孝慈,则忠。(《论语·为政》)

    译文:孝顺父母,爱护幼小,百姓就会忠于你。

    解读: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是日常生活中可以经常见到的,执政者首先应该在这方面为百姓做出榜样。

    原文:举善而教不能,则劝。(《论语·为政》)

    译文:你提拔好人,教育能力差的人,百姓就会互相勉励、加倍努力了。

    解读: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你的行为就是对百姓的教育。

    原文:孝乎惟孝,友于兄弟,施于有政,是亦为政。(《论语·为政》)

    译文:孝顺父母,爱护兄弟,把这孝悌的道理施行于政事上,也就是参与政事了。

    解读:在此,孔子认为把对父母的孝和对兄弟的爱,施行于政事上,也就是从事政治了。这其实是他提出的为政以德思想的发挥。他把为政归结为道德教化 ,把政治道德化了。由此可知,孔子一生以主要精力从事教育,也是他为政的一种表现形式。从中也可更深刻理解孔子教育思想的实质。

    原文:居上不宽,为礼不敬,临丧不哀,何以观之哉?(《论语·八佾》)

    译文:君子反对居于当政的地位上,而不宽厚待人,行礼时不严肃认真,参加丧礼而不哀痛悲伤。

    解读:这里提倡的是,当政者对百姓应该宽厚,对待礼仪应该严肃认真,对丧礼应该表示哀痛。

    原文:其行己也恭,其事上也敬,其养民也惠,其使民也义。(《论语·公冶长》)

    译文:个人行为谦逊恭谨,侍奉君上恭敬,教养民众有恩惠,役使百姓按法度。

    解读:这里讲的是春秋时郑国大夫子产所具备的四项君子之道。这些内容,既是君子之道,也是为政之道。

    原文:居敬而行简,以临其民,不亦可乎?(《论语·雍也》)

    译文:居心恭敬严肃而行事简要,这样治理百姓,不是可以吗?

    解读:对民恭敬严肃,是对百姓的一种人格上的尊重,行事简要是对百姓经济上负担的一种减轻,有了这两点,对于当政者和百姓当然都是可以的了。

    原文: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可谓知矣。(《论语·雍也》)

    译文:专心致力于治理百姓所应做的事,对鬼神敬而远之,可以说就是聪明了。

    解读:这一段是孔子对学生樊迟问智和问仁的答复。他对此类问题的答复都是面对现实,以回答现实的社会问题、人生问题为中心的。在对待鬼神的态度上,这里他说“敬鬼神而远之”,在另外的章里他说“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未知生,焉知死”,并且孔子从来就不谈论怪、力、乱、神。综合起来我们大体可知孔子对神鬼的态度。专心为百姓、对鬼神敬而远之,这就是智慧。

    原文:足食,足兵,民信之矣。(《论语·颜渊》)

    译文:要使粮食充足,军备充足,百姓信任政府。

    解读:孔子提出的执政三大要务,特别是他提出的足兵思想,这在孔子的言论中是很少见的。

    原文: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论语·颜渊》)

    译文:自古以来人总是要死的,没有了百姓的信任,国家就不能存在。

    解读:以上两段是孔子学生子贡向孔子请教怎样治理政事,孔子从“足食”的经济思想、“足兵”的军事思想、民众信任政府的政治思想,三个方面给以回答。在足食、足兵、民信三个方面中,在必不得已而去之的时候,孔子主张要先去兵、去食。说明他最为重视的,还是民众对政府的信任。通过教化建立起“民信”,才是立国之本。但从中可看出按顺序,孔子除了重视民生即“足食”之外,把军事问题也放在应有的位置上。

    原文:百姓足,君孰与不足?百姓不足,君孰与足?(《论语·颜渊》)

    译文:百姓富足了,国君怎么会不足呢?百姓贫困、用度不够,国君又怎么会富足呢?

    解读:这是孔子学生有若回答鲁哀公财政不足怎么办的话。西周的税收制为十分抽一,鲁哀公实行十分抽二。有若建议仍实行西周的十分抽一税,鲁哀公说十分之二都不足,怎能实行十分抽一呢?于是,有子就说了上面的话。可以看出儒家是把民众的生活看得较重,对百姓富足和国家富足之间的关系有正确的认识。

    原文: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论语·颜渊》)

    译文:君要行君道,臣要行臣道,父要行父道,子要行子道。

    解读:春秋时期社会大动荡,西周时期的君臣父子名分遭到破坏,出现了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的局面,在此情况下,孔子提出了要恢复“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局面,你是什么身份,就要做符合你身份的事。这是孔子正名学说的具体体现。

    原文:听讼,吾犹人也。必也使无讼乎?(《论语·颜渊》)

    译文:审理诉讼案件,我和别人也是一样的。重要的是,一定要做到没有诉讼案件才好。

    解读:刑治孔子也是同意的,但孔子主张用道德道义教化百姓,使百姓没有诉讼案件会更好。这就是孔子与其他人的差别。

    原文:居之无倦,行之以忠。(《论语·颜渊》)

    译文:身在职位上,不要疲倦懈怠。处理政事时,要忠诚。

    解读:当政者要勤政,要忠于职守。

    原文: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论语·颜渊》)

    译文:政字就是端正的意思,你(当政者)率领着大家,自己带头走正道,那谁还敢不走正道呢?

    解读:政者,正也。这是孔子在政治上的基本观点。孔子把政治归结为正人正己,认为只要在上位的人做到了正己,百姓就可做到不令而行,就像风吹到草上,草随风而倒那样。这实质上也是对“为政以德”的发挥。

    原文:苟子之不欲,虽赏之不窃。(《论语·颜渊》)

    译文:假如你(当政者)自己不贪求财货,即使你奖励偷盗,他们也不会去偷盗的。

    解读:孔子认为盗贼出现的原因是统治者的贪得无厌造成的,当政者不贪,百姓就不会做盗。这是孔子对盗贼产生原因的一个全新的、深刻的总结。

    原文:子欲善而民善矣。(《论语·颜渊》)

    译文:只要你(当政者)想行善,百姓也就会行善。

    解读:当政者的表率作用就是无声的命令,当政者无须下令,百姓就会跟着做。这就叫不令而行。

    原文:(政就是)先之劳之。无倦。(《论语·子路》)

    译文:管理政事就是要做在百姓之先,然后让百姓勤劳地工作。还不知疲倦。

    解读:当政者要求百姓做的,官员要先给百姓做出样子,百姓才会跟着你勤劳地去做。官员在百姓面前还必须不能表现出疲倦,才能使百姓也不懈怠。

    原文:(管理政事)先有司,赦小过,举贤才。举尔所知。尔所不知,人其舍诸?(《论语·子路》)

    译文:管理政事就要先责成有司各负其责,赦免它们的小过错,推举选拔贤才来任职。选拔你所知道的,你所不知道的,别人难道会丢弃它们吗?

    解读:要充分发挥政务机构的作用,使他们各司其职,对办事机构不要吹毛求疵。但要避免办事机构出过错。根本在于要选拔贤能的人来任职。

    原文:上好礼,则民莫敢不敬。(《论语·子路》)

    译文:在上位的人只要重视礼仪,百姓就不敢不敬。

    解读:上位的人尊礼,依礼行事,是取得百姓尊敬的前提。

    原文:上好义,则民莫敢不服。(《论语·子路》)

    译文:在上位的人重视义,百姓就不敢不服。

    解读:上位的人重视行义,给百姓做出样子,百姓就不会不服。行义是百姓信服的前提。

    原文:上好信,则民莫敢不用情。(《论语·子路》)

    译文:在上位的人重视信用,百姓就不敢不用真情实意来对待你。

    解读:上位的人讲信用,是使百姓发自内心拥护你的前提。

    原文:既庶矣,又何加焉?富之。既富矣,又何加焉?教之。(《论语·子路》)

    译文:人口已经够多了以后,还要再做些什么事呢?使他们富起来。人们富足了以后,再做些什么事呢?对他们进行教育教化。

    解读:在对待百姓富之和教之的问题上,孔子主张百姓富足起来为先。他曾说过,在足食、足兵、民信三者之间,足食为先。他都是把解决百姓吃饭问题放在最为重要的位置上。百姓富足了以后,再对他们进行教育教化。但是在必不得已的情况下,以信为重。

    原文:苟正其身矣,于从政乎何有?(《论语·子路》)

    译文:如果自身行为端正了,治理政事还有什么困难呢?

    解读:因为你自身端正了,为百姓做出了榜样,百姓就会不令而行,当然治理政事就会减少很多困难了。

    原文:不能正其身,如正人何?(《论语·子路》)

    译文:自身做不到端正,怎能让别人端正呢?

    解读:这里说的是当政者以身作则的问题。“不能正其身,如正人何?”这应该是一切当政者引以为戒的。当政者应把正身看作是从政的条件。但在今天强调官员正身的同时,更应强调法治和反对人治。应该把正身和法治结合起来,才能整肃吏治,才能更好地治理政事。

    原文:如知为君之难也,不几乎一言而兴邦乎?(《论语·子路》)

    译文:如果知道了做国君的难处,不就接近于“一言可以兴邦”吗?

    解读:这里说的是国君一言可以兴邦,其实各级当权的官员假如都知当官不易,也都可以一言而兴业,都可以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原文:如不善而莫之违也,不几乎一言而丧邦乎?(《论语·子路》)

    译文:如果说得不对而没人违抗,不就接近于“一言可以丧邦”吗?

    解读:这里讲的是做领导和当政者不要搞一言堂,应允许别人提出不同意见,特别是你说得不对的时候,更需要别人来发表不同意见,事业才会兴旺发达。

    原文:如其善而莫之违也,不亦善乎?(《论语·子路》)

    译文:如果说得对而没有人违抗,不也是很好的事吗?

    解读:没人违抗是个好事,它的前提,必须是说得正确。这样才能一呼百应。这就要求当政者在说之前要经过深思熟虑。

    原文:近者悦,远者来。(《论语·子路》)

    译文:(要管好政事)使近处的人高兴,远方的人来归附。

    解读:政事治理得好坏的标准,是你统治下的人们心理愉快。距你远的地方的人们慕名而来归附于你。

    原文:无欲速,无见小利。(《论语·子路》)

    译文:不要贪求速成,不要贪图小利。

    解读:贪求速成,贪图小利,是缺乏远见、仁心缺失的表现,君子是不会这样做的。

    原文:欲速,则不达。(《论语·子路》)

    译文:求速成反而达不到目的。

    解读:“欲速则不达”是孔子的经典名言,也是一句十分含有哲学道理的思想,它包含着对立事物互相转化的思想因素。这里的快与慢的互相转化关系之语,属于中华民族智慧中的警句,它不受时间和地点限制,具有普遍的意义。

    原文:见小利,则大事不成。(《论语·子路》)

    译文:贪图小利就做不成大事。

    解读:君子怀德,小人怀利。君子怀远,不会贪图小利;小人无远虑,只能为身边的穿衣吃饭、求取小利而忙碌担忧,是做不成大事的。

    原文:君子不以言举人,不以人废言。(《论语·卫灵公》)

    译文:君子不凭一个人的言论来提拔人,也不因为一个人有缺点而抹煞他的正确的言论。

    解读:不以言举人,不以人废言,是几千年来人们都能熟记的至理名言。听其言观其行,有言者不必有德;不好的人,也并非说话句句都错,所以不能以人废言。人和他的语言之间不能是简单的等号。

    原文:知及之,仁不能守之,虽得之,必失之。(《论语·卫灵公》)

    译文:一个人的才智已达到从政和治国的要求,但他的仁德不足以保持它,虽然他得到了职位,一定还会失去。

    解读:这里讲的是才智和仁德对一个从政的人的关系问题。也可按今天的话说就是能力和政治品质之间的关系。应该是德才兼备。

    原文: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论语·季氏》)

    译文:不担心贫穷而担心财富不均;不担心人口少,担心社会不安定。若是财富平均了,就没有所谓贫穷了;大家和睦了,就不觉得人口少;社会安定了,就没有颠覆的危险。

    解读:这里所说的贫和寡都是相对意义上的概念。财富少,即使做到平均了,却依然是贫穷。只能是在一定的财富总量前提下,相对平均了,矛盾会少些。

    原文: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论语·季氏》)

    译文:如果远方的人不归服,就用修治自己的礼乐道德政教来招致他们。

    解读:远方的人来归附,是政事治理好坏的一个标志。而治理好政事的重要途径是用德政和礼仪礼义来实行管理,这样人们心悦诚服,自然会来归附。

    原文:既来之,则安之。(《论语·季氏》)

    译文:人来了,就帮助他们安定下来。

    解读:“既来之,则安之”成为人们历来处事的一句经典名言。告诉人们要客观地、冷静地坦然处理现实问题。

    原文:天下有道,则庶人不议。(《论语·季氏》)

    译文:天下如果有道,老百姓就不会议论国家的政治了。

    解读:百姓议论国家政治,是由于统治者的无道引起的。《孙子兵法》认为“道者,令民与上同意也”,有道就是百姓和领导者同心同德。

    原文:其未得之也,患得之;既得之,患失之。苟患失之,无所不至矣。(《论语·阳货》)

    译文:当他没有得到官位时,生怕得不到;已经得到官位之后,又老是担心失掉。过于担心失掉官位,那就什么都能干得出来了。

    解读:“患得患失”是孔子最早表述的经典名言,形容一个人斤斤计较个人利害得失。孔子当时把一心只想个人官位得失的人斥之为鄙夫,把这种人的心态描绘得惟妙惟肖,认为不能和这样的人一起共事。

    原文:君子信而后劳其民,未信则以为厉己也;信而后谏,未信则以为谤己也。(《论语·子张》)

    译文:君子取得信任以后,才去调动役使百姓;没有取得信任而役使百姓,百姓还以为是在折磨虐待他们。取得国君信任以后,才会去向国君进谏;没有取得国君信任而向他进谏,他还以为你在诽谤他呢。

    解读:这段话充分说明,对百姓,关键在于百姓的信任,能够取得百姓信任的关键是诚心对待百姓。证明“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解释为“百姓只能由他们去做,不能叫他们知道为什么去做”是错误的。应该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百姓不认可,应该叫他们知道为什么去做。

    原文:仕而优则学,学而优则仕。(《论语·子张》)

    译文:做官有余力就去学习,学习有余力就去当官。

    解读:根据以往传统的解释,“学而优则仕”是几千年来封建家庭鼓励子弟努力学习,以争取有个好的出路的一句经典名言。对中国历史上的选人、选官制度,特别是对科举选拔制度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原文:虽有周亲,不如仁人。(《论语·尧曰》)

    译文:纵然有至亲,不如有仁德之人。

    解读:在至亲和有仁德之人之间,君子看重的是有仁德之人。不搞任人唯亲。

    原文:谨权量,审法度,修废官,四方之政行焉。(《论语·尧曰》)

    译文:认真整顿衡器量器,周密地制定法度,重新恢复废弃的官职,四方的政令就畅通了。

    解读:政令畅通的前提是经济上度量衡要整顿划一,法度周密,管理人员要配备齐全。

    原文: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天下之民归心焉。(《论语·尧曰》)

    译文:恢复已灭亡的国家,承续已断绝的后代,提拔被遗落的人才,天下百姓就会真心归附了。

    解读:以前曾有人认为兴灭国就是恢复奴隶制国家,继绝世就是承续奴隶主后代,举逸民就是启用被推翻的奴隶主。其实,这里只是孔子提出的为政之法和治民之方,即我们今天所说的,“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社会积极性”。这种做法符合当时人的心理状态,是安定社会秩序的一种措施。

    原文:宽则得众,信则民任焉。敏则有功,公则悦。(《论语·尧曰》)

    译文:宽厚就能得到众人的拥护,诚信就能得到别人的任用,勤敏就能取得成功,秉公办事就能使人高兴。

    解读:宽厚待人、诚信对百姓、勤敏于职守、秉公办事,是政事成功的要素。

    原文:不教而杀谓之虐。(《论语·尧曰》)

    译文:不经教化就杀戮,叫做虐。

    解读:应以教育教化为先导。经教育教化,犯罪的人少了,该杀的人也就少了。而屡经教育仍不思悔改的,这时即使杀掉他,也不会成为虐杀。

    原文:不戒视成谓之暴。(《论语·尧曰》)

    译文:不先告诫而要求立刻成功,叫做暴。

    解读:做事一定提前有安民告示,将要做的事提前告知百姓,使百姓心中有数。

    原文:慢令致期谓之贼。(《论语·尧曰》)

    译文:开始不加督促,到时候又限期完成,叫做贼。

    解读:平时应加强检查督促,使工作走上正轨,就可在预期内完成任务。

    原文:因民之所利而利之。(《论语·尧曰》)

    译文:就着百姓能得利的地方,引导他们去得利。

    解读:儒家在经济上的思想就是富民思想。富民,就应为民着想。

来源: 综合
编辑: 韩剑
相关热词搜索:
搜索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