峻青的威海情:曾惊陶夼秋色美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威海社会
2019-08-27 08:31:05    来源: 威海新闻网·威海晚报
8月19日清晨,知名作家峻青先生在沪离世,享年96岁。峻青先生虽然离去了,但他与威海的情谊,与陶家夼人的佳话依然在流传。

    曾惊陶夼秋色美

    ——陶家夼“荣誉村民”峻青的威海情

    8月19日清晨,知名作家峻青先生在沪离世,享年96岁。峻青先生虽然离去了,但他与威海的情谊,与陶家夼人的佳话依然在流传。

    峻青先生一生,曾任胶东《大众报》记者、新华社前线分社随军记者等职务,从事文学事业超过七十年,创作了《海啸》《最后的报告》《秋色赋》等一批优秀文学作品。他的散文《海滨仲夏夜》《秋色赋》都与威海有关。创作于威海的《秋色赋》文中用了很大篇幅,描写了陶家夼葡萄丰收的盛景,这也让峻青先生与陶家夼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峻青作品及其与陶家夼的往来书信。

    首次探访陶家夼 写下《秋色赋》

    峻青先生与威海的渊源,最早可追溯至1962年。

    根据《陶家夼社区志》记载,1962年,胶东地区迎来丰收年,当年9月,作为记者的峻青到胶东采访。在威海的陶家夼,他深入村里村外、山上山下以及村民家中调查探访。在看到陶家夼葡萄丰收的景象后,喜不自禁,把眼前的画面与陶家夼人爱国家、爱集体的高尚品质,连同在其他地方的采访素材一起,写就了著名的散文《秋色赋》。

    在《秋色赋》中,峻青先生这样写道:“前天,在威海市的陶家夼,我又看到一派更令人喜爱的秋色。那里,除和烟台西沙旺一样有着成片的苹果林以外,而更有特色的却是葡萄,那简直是一个葡萄的王国。九十多户的山村,整个的都笼罩在绿色的葡萄架下。那风光,就别提有多么幽美了……

    今年的葡萄特别丰收,一般的每棵都收摘到一千斤以上,其中有一棵竟然收摘了两千六百多斤。这种丰硕的收成是令人可喜的。然而更加令人欣喜的还是那种在陶家夼村民中普遍形成的高尚风气:在这里,不论是大街上或是小河旁,那遍地触手可及的葡萄,竟没有一粒丢失的。且不说大人,就连七、八岁的孩子,也都把集体的财物,看得比自己的还重要……”

    陶家夼人的淳朴民风,让峻青先生在《秋色赋》中情不自禁地感慨:这也是一种丰收,是一种精神品质上的丰收。

    39年后重访陶家夼 喜成“荣誉村民”

    《秋色赋》创作于威海,也写到了威海。因为这篇散文,小小的山村陶家夼有了名气,陶家夼人对峻青先生充满了感激。今年74岁的老陶家夼人陶遵莱,曾在高中语文课本上,学到过峻青先生的《秋色赋》。当时的他一定想象不到,多年以后,他能有机会亲眼见到峻青先生再访陶家夼。

    据陶遵莱回忆,陶家夼人民从来没有忘记峻青先生。2001年时,峻青先生欣然接受陶家夼经济股份合作社党委书记陶建军的邀请,到陶家夼做客。2001年9月,峻青先生与老伴于康一同从上海飞抵威海,时隔39年后,再一次来到了陶家夼。

    这一次,陶家夼的巨变让峻青先生既惊讶又感慨。“当时,峻青先生已经快80岁了,他和老伴在陶家夼走了走,看了看当年的葡萄长廊,还看望了第一次来时接待过他的果树专家陶遵祜的老伴。”陶遵莱说,那时的陶家夼,80%的平房变成了楼房,村民们住进了宽敞明亮的楼房中,曾经只有89户村民的小山村,摇身变成了一个宜居社区,这样的变化让峻青先生连连感慨今非昔比、变化巨大。

 
峻青创作并题写的《大川吟》。

    在威海小住的半个月里,有感于威海39年来的变化,峻青先生在酒店里提笔写下了《大川吟》:“三十九载觅旧梦,红叶染遍海边城。曾惊陶夼秋色美,更喜大川展新容。青山巍巍千楼立,碧水潺潺万户荣。舜尧遗风今犹在,雏凤清于老凤声。”

    峻青先生把对陶家夼变化的喜悦之情,毫不掩饰地揉进了诗句里,抒发在了笔墨间,并把《大川吟》的创作原稿赠送给了陶家夼。这份深厚情谊,深深打动了陶家夼人。

    在峻青先生返回上海前,陶家夼举行了隆重仪式,邀请峻青先生有机会到陶家夼居住,并授予了他“荣誉村民”的称号。面对大家的盛情,峻青先生十分感动。他说,这是陶家夼人民对他的最高赞誉。

    美好情谊不灭 陶家夼人永记心间

    离开威海后,陶家夼依然保持着与峻青先生的联系。每到春节或是峻青先生生日时,陶家夼人都会给他送去一份问候。为了怀念峻青先生,延续这段美好情谊,2004年,陶家夼在野鸡岭建设了以“秋色赋”命名的艺术馆,并收藏了峻青先生的不少作品。

    如今,走进这座坐落在山脚下的艺术馆,还能看到峻青先生亲手创作的《大川吟》和雄鸡图,《秋色赋》中关于陶家夼的段落以及峻青先生与陶家夼的故事,也被刻在了屏风上,供游人欣赏。对于峻青先生,陶家夼人永远充满了尊敬和怀念。

    日前,峻青先生去世的消息传来,陶家夼人俱是吃惊和遗憾。“2001年,峻青先生重访陶家夼时,刚入职不久的我曾经作为后勤人员,接待过峻青先生。老先生谈吐风雅,为人和蔼,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老先生的离世,不仅是中国文学界的一笔损失,也是我们陶家夼人的一大遗憾。”陶家夼经济股份合作社党委委员肖伟表示,老先生虽已去世,但他留下的《秋色赋》和《大川吟》将会流传于世,他与陶家夼人民的美好情谊,也会被当做佳话,被一代又一代陶家夼人永远铭记。(威海晚报记者 李林 文 姚威 图)

来源: 威海新闻网·威海晚报
编辑: 谭立勇
相关热词搜索:
搜索推荐
图片新闻
威海新闻
频道推荐
文娱
国内国际